战略指导

【倍特专栏】生物塑料发展到底需要什么“重要”干预措施呢?

2020-10-28 08:45:46 小编汇总 191

   推荐品牌企业:上海倍特化工有限公司主营甘油、白油、凡士林、脂肪酸、脂肪醇等系列产品,产品质量一流优质,产品价格非常合理。该公司所有产品涉及的行业非常广泛,例如:塑料、纺织、涂料、建筑、文具、农药、医药、食品、香精香料、日化等等领域,本公司已经拥有国内外下游客户数不胜数,也热忱欢迎更多下游“上帝”客户关注与采购上海倍特化工有限公司的各类品牌产品。

销售联系人:高冬兰董事长

热线电话:13061990358

 

  最近一则消息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,那就是:全球知名能源咨询顾问公司伍德麦肯兹称,生物塑料行业将需要政府的重大监管干预,并随着技术的成熟和规模化而大幅提高成本效率,以达到发挥有意义作用所需的规模。“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,生物塑料有两个主要的好处,”中间体和应用主管Guy Bailey解释说,“作为一种可再生资源,它们的生命周期碳足迹比化石燃料衍生聚合物低得多。它们的生物降解性为降低废物流中的塑料含量提供了另一条途径。”

  尽管迫切需要提高该行业的可持续性,但生物塑料在当今的塑料价值链中仍扮演着很小的角色,在全球塑料消费中所占比例不到1%。尽管预计未来几年产能将健康增长,但聚乙烯PE)、聚丙烯(PP)和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(PET)的增长率仍低于预期。“成本是扩大生物塑料规模的一个重要障碍,因为制造生物塑料往往比传统聚合物贵得多。除非生物塑料能够在价格上持续竞争,否则它们不太可能在大多数应用中取代商品热塑性塑料。”Bailey补充道。伍德麦肯兹聚烯烃负责人Ashish Chitalia说:“生物塑料生产商还需要证明他们能提供更全面的可持续产品。农业原料会带来自身的环境成本——例如,使用农药和肥料在水系统中流失。鉴于目前的规模,生物塑料也可以说是一种分散注意力的东西。建立市场份额可能意味着将资源和精力从其他可持续性措施上转移,例如收集和回收塑料包装。”

  尽管生物塑料必须克服障碍,但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可以帮助它们在规模上竞争。伍德麦肯兹表示,政府最容易采取的手段就是立法。这可以采取在应用层面上的指标形式,比如欧盟一次性塑料指令中包装应用的回收含量目标。此外,政府可以将政策调整的重点放在价值链的上游,以刺激生产。如果各国政府开始征收大规模且固定的碳税或碳价,这也将有利于低碳生物塑料的发展。为了说明新立法和碳税可能对生物塑料的可扩展性产生的影响,伍德麦肯兹提出了一个假设,假设生物塑料生产商持续推动整合效率,并将全球碳价定为每吨100欧元(116美元)。“我们的研究表明,结合整合和规模化带来的效率提升,实施积极的碳税,那么聚乳酸(PLA,一种主要的生物塑料)的价格将与PEPET的价格相同,”Chitalia说,“然而,如果碳价降至每吨50欧元(58美元),PLA将再次成为高价产品,从而削弱了其规模化盈利竞争的能力。”根据伍德麦肯兹的分析,如果生物塑料要在石化塑料领域取得重大进展,关键的难题就必须得到解决。其中包括生物炼制一体化、规模经济、聚合工艺技术的改进、与石化聚合物的固有机械性能差距以及与下游转化技术的兼容性。